类别:新电竞游戏 / 日期:2021-07-23 / 浏览:47 / 评论:0

  [文/观察者网 张照栋]

  网络差、纸板床、没电视、没冰箱、房间狭小、四五个人共用一个卫生间……

  被俄罗斯击剑教练吐槽为“中世纪”,让美国女子体操队直接“逃离”的东京奥运村,又添了新槽点,洗衣服太艰难,中国代表团直接买了洗衣机进村;一瓶可乐280日元(约合人民币16.5元)……

  7月22日,美国华裔羽毛球运动员张蓓雯在社交媒体Instagram 上晒出自己排队洗衣服的照片,吐槽在日本东京奥运村洗衣服太艰难。

  她吐槽道:“为了收洗好的衣服,从早上七点排到八点,等了一个小时。16栋楼却只有3个洗衣点。”

  新浪体育前线记者也报道称,东京奥运村虽然有选手可以免费使用的洗衣工场,但是显然并不够用,也不对工作人员开放。所以中国代表团昨天新买了几个洗衣机进村,要自己自助洗衣了。

  参加比赛的运动员每天训练,出汗量大。据《南京晨报》2008年报道,北京奥运会的时候,几乎每个运动员每天至少有一套运动衣需要洗涤。我国奥组委特意准备了200台洗衣机和400台烘干机,为运动员提供服务。据悉,当时每天有近6000个床单,6000个被罩,12000个毛巾、12000个浴巾需要洗涤,每天为运动员洗衣超过12万件。

  而在此之前,东京奥运村条件之艰苦,早已被吐槽了个遍。

  俄罗斯击剑队教练伊里加尔·马梅多夫在看到东京奥运村的环境后,直接吐槽:“我们的选手真的很可怜。”他表示自己从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始,已经连续参加了9届奥运会,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差的奥运村,“这里简直不是21世纪的日本,而是中世纪。”

  俄罗斯男子网球选手卡伦・卡恰诺夫发布了头快碰到浴室天花板的视频,女网选手伊莲娜・维斯尼娜则吐槽说,“连肥皂都没有”,还有一位俄罗斯奥运手球选手在社交媒体SNS上吐槽奥运村“没有电视、冰箱、简易厨房”。

  美国女子体操队干脆直接“逃离”,下榻到奥运村附近的一个酒店。美国女子体操队教练塞西尔·兰迪(Cecile Landi)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写道,“这是我们大家共同做出的决定。我们知道在疫情期间这不理想。我们觉得在酒店环境中,可以更好地控制运动员和我们的安全”。

  当然还有被谣传为“防止运动员亲密接触”的“纸板床”,尽管东京奥运村负责人称,这种床能承受200公斤的重量,但仍不免让人担心运动员能否睡得安心。

  7月21日,中国举重队运动员李雯雯发视频表示,大家不用担心,因为她直接睡在了地上……

  居住条件“艰苦”,物价倒是蛮贵。东京奥运会主新闻中心的餐厅一份汉堡套餐为1600日元(约合人民币93元),自动贩卖机中500毫升的可口可乐竟然售价280日元(约合人民币16.5元)。日媒产经新闻报道称,同样的可乐,外面街上的自动贩卖机只卖160日元(约合人民币约合人民币9.4元)。

  对于东京奥运村居住条件备受吐槽一事,《朝日新闻》20日报道称,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和事务长武藤敏郎召开新闻发布会。被问及俄罗斯选手们的居住条件时,武藤表示,“我第一次听说。选手村必须成为全体运动员能够舒心居住的地方。”桥本称会尽快做好应对措施。

打赏

感谢您的赞助~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~

版权声明 : 本文未使用任何知识共享协议授权,您可以任何形式自由转载或使用。

评论区

发表评论 / 取消回复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及观点。

标签列表